第44章 丝线与状元豆6

????来的人自然是蒋鸣玉。

????他的目光笔直地落在安乐和鬼身上。

????此时, 鬼紧紧地贴着安乐, 一人一鬼很亲密的样子。

????如果女鬼还是刚才那副明艳动人的容貌,安乐跟她靠在一起可能会有误会。

????现在女鬼青面獠牙的, 安乐就像一只待宰的羊, 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旖旎的联想。

????反而因此安乐看起来很可怜。

????蒋鸣玉的脸色更难看了。

????蒋鸣玉的出现让船里的其他人——或者说其他鬼,慌了神,这人身上的煞气太重, 一看就惹不起。

????不管是歌女还是轻生的恩客纷纷化成黑影,从船舱上的花窗穿过, 一溜烟不见了。

????坐在安乐身旁的女鬼也受到了惊吓,本来也想逃的,可蒋鸣玉几步上前将她抓在手里。

????害人的厉鬼都在蒋鸣玉手下毫无反抗之力, 更别提这些河上游荡的鬼魂了。

????女鬼像被放了气一样, 变成黑乎乎一片, 无力地被蒋鸣玉提着。

????“我就说等娘子来了,你就惨啦。”安乐喃喃地说。

????你也没说你家娘子是个男人,还浑身煞气啊, 女鬼简直想再死一次。

????蒋鸣玉:“?”到底谁是娘子?

????安乐赶紧转移话题:“大佬, 你要吃了它吗?”

????蒋鸣玉望着安乐,安乐能察觉到他很生气。

????安乐可以理解,他也生气, 本来两个人在一起享受美好时光, 这些鬼一定要出来打扰他们。

????“可是它们有点可怜。”安乐这么说着。

????这些曾经是歌女的鬼在秦淮河上飘荡, 一路捡轻生投河人的魂魄回来, 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大错。

????女鬼们迟迟不去投胎,恐怕就像它们自己说的,是害怕再世为奴。

????蒋鸣玉掂量了一下手里的鬼,轻飘飘的没什么重量,恐怕塞牙缝都不够,说:“取决于你。”

????安乐小心翼翼地试探:“那可不可以放了它?”

????蒋鸣玉看着安乐清澈而期待的眼睛,嘴唇动了动,最终还是松开了手。

????那只鬼立即飘向船外。

????安乐冲着外面喊:“鬼门开的时候记得去地府投胎,下辈子一定能过得好,相信我,我不骗你!”

????黑影在空中停滞,似乎在犹豫。

????“否则,我就喊我家娘——”安乐想了想,还是心虚,说,“喊我家相公来河边把你吃了!”

????到底是娘子还是相公啦,黑影听了吓得差点变成烟雾,赶紧跑走了。

????安乐将脑袋收回来,讨好地冲着蒋鸣玉笑。

????蒋鸣玉看着他的笑容,终于放柔了神色,反而对安乐说:“那鬼怨气不够,也不好吃。”只不过他刚才很生气,一怒之下很想把它吃了。

????蒋鸣玉生气不是像安乐想的那样,因为被破坏了游玩的兴致,而是因为它们竟然胆敢在他眼前把安乐的魂魄拉走了。

????即便是当时在河边没有感觉到戾气,蒋鸣玉依旧怒火上升。

????作为最担心蒋鸣玉温饱问题的安乐十分过意不去,说道:“马上鬼门开了,我就算在鬼门前面跳桑巴,也会让你吃上东西。”

????突然有点想看鬼门桑巴舞是怎么回事……蒋鸣玉被他的说辞惹得抿紧唇角,最后说:“不用。”

????安乐还想继续下保证,他突然感觉脚底下凉凉的,低头一看,竟然有河水顺着船舱的木板渗透上来,几乎淹没他的脚面。

????他这才想起来船是纸做的。

????“哇,大佬怎么办啊,我不会游泳。”安乐手足无措,抬起脚来想避开那些水,却发现无处可躲。

????蒋鸣玉古怪地看了他一眼,告诉他事实的真相:“你现在是魂魄离体的状态,不会被淹到。”

????安乐听了一愣。

????就如同对不知道自己死掉的鬼说“你已经死了”,它会立刻现出鬼相一般,安乐知道了自己是灵魂的状态,他的身体就变得透明,河水直接穿过他的腿脚哗哗流过,他没有任何感觉。

????“天啦。”安乐发出惊叹,“好酷!”

????其他人灵魂脱窍会怕得要死,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“好酷”,蒋鸣玉也有点无奈了,说道:“你可以试着飘起来。”

????这简直完美击中小皮孩的兴趣点,安乐瞬间掌握了漂浮技能,从这边飘到那边,在船舱里玩得不亦乐乎。

????安乐是魂不怕水了,可是蒋鸣玉还是人身,河水浸透纸船,淹没了他的腿。安乐想去抓他,蒋鸣玉摆摆手,表示不用。

????“等我。”说完这句话,蒋鸣玉干脆从窗户跳出去,安乐飘在空中发出一声惊呼:“大佬!”

????夜色中的秦淮河静静地流淌,只有蒋鸣玉入水的时候溅起水花,接着河面恢复平静。

????安乐不知道他要干嘛,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游泳,心里焦急,在河上空转来转去。

????那艘纸船慢慢下沉,被河水吞没,旁边的游船擦身而过,像根本看不到这一幕一样。

????大晚上的,只有岸上以及游船上的花灯提供光源,安乐依稀见着纸船沉没的地方,一个巨大的黑影在河底缓缓游过。

????黑影大约跟那艘沉没的画舫轮廓相当,安乐看着黑影,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,刚想凑近去看,河水突然猛烈地震荡起来,从河底窜出一阵黑气,搅得水面掀起波浪。

????那黑气在夜晚不是特别明显,但能感觉到强烈的气流,平静的河面起了波澜,岸边的人们都纷纷惊呼,围过来观看。

????其他人看不到,安乐却能看见河底的黑影剧烈地扭动,黑气四溢,寒气逼人。

????安乐直觉这些都跟蒋鸣玉有关,却看不到蒋鸣玉的身影,急得不行。

????过了一会,河水平复,黑影也消失了,安乐还在寻找蒋鸣玉,猛地感觉被什么东西一扯,接着头晕目眩,眼前一黑,失去意识。

????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,发现已经回到了蒋述怀的宅子里,他睁开眼,看见蒋鸣玉坐在床边,正垂着眼眸看着他。

????安乐眨眨眼,眼里全是茫然。

????蒋鸣玉摸摸他的头,说:“你魂魄刚归位,会头昏。”

????安乐仔细品品,确实觉得想吐。

????灵魂状态的时候,他还在河面上蹦蹦跳跳,此时回到身体里,才尝到恶果,越琢磨越晕,抬起头都天旋地转。

????安乐再次闭上眼睛,想缓解这种晕眩。

????蒋鸣玉见他虚弱的样子,拉下嘴角。

????最近安乐被折磨得越发厉害,随随便便走在大街上就能遇到鬼怪之事,这次只不过和他一起游玩就弄得神魂离体。

????还是他在身边的情况下。

????那些鬼不一定是恶鬼,但到底有阴气,在看不见的地方侵蚀着安乐。

????每次出事,蒋鸣玉一定会去救安乐,但负面的影响却已经造成了。

????安乐闭目养神,察觉到身边的气氛低沉,嘴上说着:“大佬,我身体强壮得很,过几天就又能跑十圈了。”

????瞎吹牛,没出事时都跑不了十圈,现在更别想了。

????蒋鸣玉用手指点在他的额上,帮助他聚气,安乐感觉舒服了很多。

????他悄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,偷偷摸摸看蒋鸣玉。

????蒋鸣玉似乎刚洗过澡,发梢上挂着水滴,水汽让他的头发显得更黑,发丝贴在他的颊侧,衬得他的眉目更加迷人,带着清浅的慵懒。

????他的眼角有一抹红。

????等一下,安乐睁大眼睛,问:“大佬,你是不是吃东西了。”

????蒋鸣玉饿的时候困,饱的时候也困,两者之间还是有区别的。

????安乐能把握住这种微妙的不同。

????蒋鸣玉也不遮掩,说:“那艘纸船之所以能在秦淮河上来来回回,是因为底下有条鱼驮着。”

????安乐惊了:“那么大的鱼?”跟船一样大的鱼,在繁华地段的河里游来游去,竟然没人发现。

????蒋鸣玉抬起手,比划一下:“大概这么大。”

????安乐:“……”看起来就一米啊。

????“那条鱼本身不大,寿命也不长。古时人们有在河中投放纸船祭祀的习俗,它钻进纸船底部,常年吸食河里的阴气,变成了水鬼一般的精怪,身体因为阴气膨胀了数倍,那些歌女的鬼魂回到秦淮河上,发现了这条鱼,就住到它驮着的纸船上,久而久之鱼越来越大,纸船也变成了鬼船。”

????安乐反应过来:“所以,你把那条鱼吃了?”

????蒋鸣玉点点头。

????安乐目瞪口呆,想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问:“好吃吗。”

????蒋鸣玉神情从容,不急不缓,说:“还行吧,有点淡,还是凉的。”

????安乐:“……”早说要吃生鱼片,就带点酱油去了。

????安乐觉得头更晕了。

????大佬看起来不是很满足,他还是逃脱不了鬼门前面跳桑巴的命运。

????算啦,好歹垫了肚子。

????蒋鸣玉继续用手指触碰他的额头,安乐再次闭上眼,睁眼就眼花。

????安乐小声说:“我马上就好,等我好了,我们再去玩。”他还想去钟山,还想吃别的好吃的。

????谁知道蒋鸣玉却说:“那些以后还有时间,我们提前去祖屋。”他摸着安乐光洁的前额,沉声道,“不能再拖了。”

????蒋鸣玉说的提前,居然是立刻出发,本来安排好是七月回去,这下计划全部被打乱,蒋鸣玉带着安乐先行启程。

????蒋述怀对他的安排有些不满,这样是不合规矩的,但蒋鸣玉执意先走,没有人能阻拦他。

????蒋鸣玉临走之前,带上了他房间墙上的那幅青溪小姑图,接着就和安乐一起去往蒋家的故乡。

????长长的车队从N城开出去,安乐的离魂后遗症还没好,倦倦地靠在车里,蒋鸣玉坐在他身旁。

????安乐明白蒋鸣玉这般兴师动众是为了自己,一方面非常不好意思,另一方面隐隐有种自己是祸国小妖精的错觉……

????有时候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戏多。

????蒋家的祖屋并不是太远,开车走高速两个小时就到了,安乐本来以为祖屋就是一间老宅子,结果等他下车来一看,眼前是一片建筑群。

????白墙青瓦,连绵不绝,每一间宅子精致而古朴,并排在一起,组成大的镇子,既秀致又很壮观。

????蒋鸣玉扶着安乐一起进了镇中心的一座园林里。

????这里很像蒋鸣玉那个院子的豪华放大版,四面环绕着屋子,中间有山有水,有堂有亭,绿树葱葱碧水潺潺,整个园子的结构错落有致且并不繁乱,走在里面让人心旷神怡。

????不愧是以园林闻名天下的地方。

????安乐初来乍到,还想多看看,可蒋鸣玉不让他多走动,领着他进了整个园子位置最好的主房。

????安乐再次对蒋鸣玉在蒋家的地位刷新了认识,他年纪轻轻,竟然能住主房里,一般这种都是宗族里最德高望重的长辈住的。

????不知道蒋述怀这个家主来了会在哪个房间。

????蒋鸣玉让安乐坐在床上,安乐乖乖坐好,睁着眼睛望向蒋鸣玉。

????蒋鸣玉这才说了他们急匆匆来祖屋的原因:“我要替你修补魂魄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