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章 快递员与微微辣10

????蒋鸣玉扯扯嘴角, 安乐就知道自己猜对了。

????他一阵手足无措:“那怎么办啊?”

????看来这鬼是湖南土生土长的,生前没少吃辣椒。

????门口还有三个人等着呢, 蒋鸣玉也很久没正儿八经吃过东西了,这鬼不能放过啊。

????早知道随身带奶糖了, 安乐挠挠头发,替蒋鸣玉想办法:“阙先生背包里有矿泉水, 要不我找他借点,给这鬼冲一下?”

????鬼:“???”

????怕辣的人估计都干过这事, 把辣菜放清水或者清汤里涮涮,虽然涮过的菜不好吃, 好歹没那么辣了。

????蒋鸣玉拎着鬼, 思考了一下,叹口气,说:“不用。”

????然后他就把那个鬼吃掉了。

????安乐还没见蒋鸣玉吃得这么快过,他以往吃之前都是先整理整理,叠起来或者撕开,然后找个好下嘴的地方一口一口慢慢吃, 可这次吃得特别急, 看都不看塞嘴里,瞬间吞下去。

????鬼一进蒋鸣玉的肚子, 他的脸色刷地一下变白了。

????唔,看着就好辣啊。

????蒋鸣玉捂住嘴, 咳嗽起来, 安乐连忙拍他的背给他顺气。

????安乐在来湖南之前万万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, 蒋鸣玉居然会因为口味问题吃鬼吃得这么艰难。

????安乐一方面觉着大佬好辛苦,另一方面又认为好神奇哦,蒋鸣玉一旦不舒服,整个人清清冷冷,这种矛盾和反差,显得有点可爱……

????蒋鸣玉白着脸偏头,就看见安乐又露出那种闪亮而新奇的眼神。

????……这小孩每次吓到的时候怕得要死,过一会遇到点别的好玩的事,立刻就把害怕抛到马里亚纳海沟里。

????这个性想想也挺不错的。

????蒋鸣玉吃鬼之后变得更加虚弱,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,他一边咳嗽一边皱眉,精神有点恍惚。

????石室外的人听到动静,再也忍不住了,阙玄青一马当先,闯进来问:“怎么了?”他见蒋鸣玉面容疲倦,冷恹地站在那里,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,连忙说,“鬼呢?我们来帮忙!”

????安乐对他说:“鬼已经解决啦。”

????阙玄青一愣,扫了一眼石室,哪里还有鬼的影子,不敢相信地说:“这么容易?”

????他们追了那么久的快递,废了好大工夫才来到这里,就这样解决了?

????阙玄青百思不得其解,阙自武却清楚地明白要不是有蒋鸣玉哪有这么简单,对自己的儿子道:“我们的目的就是找回快递,现在目标已经达成了,其他的就别多问了。”

????安乐这才想起来厉鬼出窍之后,落洞女的遗体还在地上,他们刚才就在遗体边上待了半天。

????安乐悄悄往旁边挪了两步。

????阙自武蹲下来查看那位姑娘,厉鬼离开她的身体之后,遗体又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,青灰而死气沉沉。

????阙玄青还是没有懂到底发生了什么,问:“那鬼为什么要抢夺落洞女的身体?”

????蒋鸣玉苍白着脸说不出话,余梦站在一边,见着这一幕,眼里闪过笑意,她开口对众人说:“我对落洞文化曾经做过研究,倒是可以猜测一下事情的经过。”

????女子落洞,在湘西的文化中可以说是一个悲剧。

????女人被洞神迷惑,将灵魂献给洞神,从洞神那里获取爱情,同时失去了生命,便对洞神又恨又爱。

????余梦说,那鬼生前应该也是一位落洞女,她被洞神迎娶进这个山洞,灵魂困在暗无天日的石壁深处,对洞神充满怨恨。她一直默默等待,直到某个机会来临,洞神消失了,她得到了自由的同时,又发现她已经无法忘怀洞神,就陷入了疯魔。

????她不断害人,力量越来越强却变成了厉鬼,无法保持容貌,就附身在别的落洞女身上,吸取她们的精气,维持着洞神最喜爱的样子。

????“我是这么猜想的。”余梦说完,看向蒋鸣玉,问,“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呢。”

????那鬼已经被蒋鸣玉吃进肚子里,百转千回也只有天知道,安乐倒是信余梦说的,他跟鬼怪打过几次交道,好多惨剧的发生都是因为“执念”这个东西,一旦陷入“执念”的疯狂中,做出什么都不奇怪。

????钢铁直男阙玄青,对女性细腻而纠结的心思似懂非懂,说:“我无法理解哈,不过害人就是不行。”

????地上的姑娘还静静躺着,这么推断,她生前就被那鬼看上了,她本不用这么早死去。

????蒋鸣玉缓了一阵,觉着嘴里的辣味褪去了点,这才开口:“有两点。一是那鬼用的是炼尸的法门,通过炼化尸体获得力量,她炼化一具身体之后就要换下一个,所以才会有两个落洞女长得一样。二是……”

????他没有直接说出来,看向余梦,余梦一脸洗耳恭听的表情,蒋鸣玉这才说:“二是洞神不是消失了,是被害了。”

????他这话一说,其他人均是惊讶。

????安乐早就隐隐有感觉,他慢吞吞地将视线移向石室里的石床上。

????那里还放着那口大棺材。

????阙家父子也反应过来,阙玄青问:“所以,那棺材里的就是洞神吗……”

????居然将洞神的身体放进棺材里,以八仙抬棺的阵法炼化他,想让他成为尸仙,这种做法不知道是爱他还是害他。

????“这也是那鬼做的?”阙玄青不安地询问众人,其他人无法给他肯定的答案。

????也许女鬼害了洞神,又后悔了,就把他封进棺材里,保存着他的身体,永远地陪着她。

????可是那鬼生前只是湘西民间的一个普通农家女,真的会懂那种阵法与邪术吗。

????“不管怎么样,反正鬼也被先生制服了,我们先把姑娘的遗体运出去,给老乡一个交代。”阙自武说着。

????阙自武说的对,可安乐还是迷惑,喃喃地问:“洞神究竟是什么呢。”

????仿佛为了响应他的话,石床上的那口棺材突然发出咚的一声,把所有人吓了一跳。

????接着那里传来“吱吱吱”的声音,像有人在挠木头一样。

????棺材板猛地破裂,一双青紫的手伸出来,还没等安乐反应过来,从棺材里就跳出一个庞然大物,直直扑向安乐。

????安乐连忙撤脚,那怪物来得太快,安乐还是和它撞了个脸对脸。

????一股恶臭扑面而来,安乐简直要吐了,下意识伸手挡了一下。

????谁都没料到这种突变,阙自武见状吼了一声:“尸变了!快憋气!”

????安乐连忙屏住呼吸,瞪着面前的怪物,生气消失,怪物迟疑片刻,这时蒋鸣玉拉了安乐一把,将他救了出来。

????安乐这才看清怪物的模样。

????那东西身高过了两米半,满身青皮,皮肤上缀着虎纹。它有着人形身体,脸却是兽脸,此时脸上的眸子毫无生气,脸皮子皱成一团,干瘪而生硬。

????安乐被蒋鸣玉扶住,再也憋不住了,大大地呼吸了一口气。

????怪物循着安乐的方向再次扑过去。

????本来蒋鸣玉吃饱之后,体力应该非常充足,保护安乐完全不在话下,奈何那鬼太辣了,勉强吃下至少损失了他一半的战斗力,蒋鸣玉带着安乐向后退去,阙家父子上前挡在两人身前。

????“洞神应该就是山里得道的精怪。”跟狐仙姑姑是同类,阙自武快速地说着,“他死后尸体被炼化,现在女鬼消失,山洞里阴气消散,我们这些活人的生气让他诈尸了!”

????安乐来湘西之前,曾经想过可能会遇到僵尸,可他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大一个半兽人僵尸啊!

????“我就说要带糯米吧!”安乐见蒋鸣玉脸色还是那么白,知道他肚子里还辣着,反手拉住蒋鸣玉。

????“糯米去尸毒效果好,阻止僵尸就慢了点。”阙自武说着。

????“阙叔叔,都这时候了就别教学了!”安乐一边喊着,一边和蒋鸣玉一起避让开来,蒋鸣玉明显动作不是很顺畅。

????安乐简直想哭,其实辣椒才是最大的boss吧!把他们无敌的金手指折磨成这样!

????两米多的大僵尸力气惊人,身板像钢铁一般坚硬,手指像钢叉,伸向众人,呼呼呼的,擦过就是一道血印子。

????只是它的身体不是很灵活,众人才能找机会躲避。

????“要不我们溜吧!”安乐啥都不会,逃跑一流。

????那僵尸左扑右抱,他们躲得狼狈,阙自武说:“不行,我们一定要把那姑娘的遗体带出去!”

????如果他们就这么走了,保不齐僵尸会把遗体啃了,到时候一变两,两变三,这山洞里就全是僵尸了。

????僵尸看着笨拙,跳一步有两米,转眼就可以追上一个人,用铁扇一样的巴掌发动攻击,拍到山壁上,山体都震了震,瞬间留下一个大坑。

????阙自武和阙玄青到底是僵尸专家,他们知道再这么躲下去,体力就要消耗尽了。

????可这僵尸体型巨大,生前又不是人,不知道他们的方法管不管用,事到如今只有试试了。

????阙玄青从背包里取出一段由铜钱编成的链子,将一头甩给父亲。

????阙自武接过铜钱链,牢牢握在手里,阙玄青则是拽住另一头,两个人向着僵尸包抄过去,同时俯低身体,让那铜钱链离地十厘米的样子。

????僵尸扑过来的时候被绊脚绳绊住,僵尸的身体僵硬,膝盖无法弯曲,此时居然被拦在原地,怎么也过不去那道铜钱链。

????阙玄青一手牵着链子,一手拿出朱砂朝着僵尸的脸面上撒,朱砂腐蚀了僵尸的皮肤,僵尸发出动物般的吼叫。

????“快!就这时候!”阙自武冲着儿子喊,阙玄青松开铜钱链,咬着牙冲向僵尸,抬手就将辰州符贴在僵尸的脑门上。

????符纸终于贴上去,僵尸定格,不再动弹,阙玄青刚松口气,僵尸突然朝着阙玄青张大嘴,阙玄青吓得连连后退。

????“不行啊爸爸,定不住它。”

????“法力还不够。”蒋鸣玉在一边说。

????符也贴了,朱砂也洒了,阙自武指挥儿子:“上全套!”

????阙玄青居然从包里拿出一块布和一个伸缩杆,当着其他人的面组装起来,最后成了一面幡旗。

????安乐:“……”

????现在啥都有便携式的,好方便哦。

????阙玄青一手执着引魂幡,一手拿着摄魂铃,在僵尸的前方引路。

????僵尸似乎迟疑了一下,原地晃动,一副要走走不动、动不了却还能挣扎的模样。

????阙自武大声吩咐儿子:“念正气歌!”

????阙玄青愣住:“啊?”

????阙自武气得跺脚:“我叫你背诵正气歌!”

????阙玄青更呆了:“我不会背啊……”

????阙自武差点被傻儿子气出心脏病:“小时候不是叫你背过吗?”

????阙玄青不好意思地说:“平时都用不上就忘掉了。”

????眼见着阙家父子要上演大义灭亲的戏码,安乐瞅了一眼僵尸,眼见着僵尸就快挣脱出来,赶紧念道:“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。”

????今日份每日迷惑,混混会背诵正气歌。

????阙自武说:“你念没用,要引路的赶尸匠念。”

????安乐说:“那我背一句,阙先生跟着念一句。”

????“好好好,我现在稍微记起来一点。”阙玄青连忙说。

????安乐清清嗓子,开始背诵文天祥的《正气歌》。

????“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。”

????“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旧时湘西的赶尸匠,就是凭着这一首正气歌作为赶尸的口诀,以正气牵引尸体,领着尸体翻越山山水水,回到久违的故土上。

????石室里的巨大僵尸在湖南口音的正气歌口诀中彻底停止了动作,像机器没了电一样,一动不动地立在那里。

????蒋鸣玉从阙玄青的背包里抽出一张辰州符,不用明火,直接用自己的煞气引燃,将燃烧的符纸投掷到僵尸身上,僵尸见火立即焚烧起来。

????煞气点燃的火焰是正红的颜色,象征着无尽的业火,熊熊地燃烧着,最后僵尸化作一团灰烬。

????这山洞里的洞神与落洞女,各自走向了自己的归途。

????解决掉僵尸,所有人都像蜕了层皮,几个人互相对视,好半天说不出话。

????几个人修整了一会,都不愿在山洞里多逗留,最后由阙玄青背起他们遗失的快递,一行人按照原路走出了洞穴。

????再次见到光线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,晚阳的余晖铺洒在翠绿的山上,秀丽而壮美。

????这里盘踞的阴气早已散尽,花草树木露出原本可爱的样子,空气一片清新。

????阙玄青背着姑娘的遗体,阳光照在她脸上,遮盖住青灰的脸色,让她看起来像只是睡着了一样。

????自武物流的两位老板,终于可以给自家客户一个完美的交代了。

????等他们下了山,坐上越野车返回寨子的时候,阙玄青才突然想起来:“忘记给余小姐找她那堆破罐子了!”

????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余梦大方地笑笑,说:“看你们这么辛苦,我大人有大量,这次就算了。”

????阙玄青:“?”

????当时是谁认定非要那些锅碗瓢盆,缠着要跟来的?结果说不要就不要了?

????安乐坐在车里,撇撇嘴角,才知道那堆东西只是个借口啊,人家的目的是一路观察帅哥来着。

????方才在石室里,大伙竭尽全力对付僵尸,让余梦找个安全的角落待着,其他人都灰头土脸,只有余大美人一根头发丝都没掉。

????余梦看了一眼蒋鸣玉,对阙玄青笑眯眯地说:“我已经找到我想要的了,谢谢你们,这次不虚此行。”

????他们回到山寨休息,所有人洗了个澡,然后准备吃晚饭。

????蒋鸣玉说什么也不吃任何带辣的饭菜了,安乐和他坐在一起,抱着瓦罐喝肚片稀饭。

????辣椒吃多了,确实要养养胃。

????吃完饭后,天色变黑,今天发生的事太多,安乐一时还睡不着,拖了把竹躺椅到寨子的空地上,靠在上面看星星。

????阙自武说他在石室里正面接触过僵尸,尸气入侵,最好用糯米拔除体内的尸毒,否则对身体不好。

????他找老乡要了糯米,平躺着,小心翼翼地将米粒贴在脸上,自制了个糯米面膜。

????祛毒顺带美容,挺好的。

????安乐躺在椅子上,望着夜晚的天空,这里有城市里见不到的繁星,点缀在夜幕上,一闪一闪,明亮美好。

????夜风轻轻拂过,安乐担心脸上的糯米,小心地用手挡在脸侧,他看着星空,哼起了歌,脚尖随着节拍一晃一晃。

????蒋鸣玉走到他的身边,见他敷着面膜哼歌抖脚的惬意样子,也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。

????“大佬,你还好吧。”安乐脸上全是糯米,头也不能动,就这么梗着脖子问蒋鸣玉。

????蒋鸣玉知道他是问辣不辣的事,便说:“还好。”

????湖南的鬼真的给他很深刻的印象。

????“下次我们去海南吧,那里的鬼是芒果味的,你应该喜欢。”

????蒋鸣玉伸手敲安乐的脑袋。

????安乐嘿嘿笑笑,又问:“大佬,我们什么时候回去?”

????他们从家里出来已经一个多月了,先是去了江苏接着来到湖南,安乐的暑假都快过完了。

????“想回去了么。”蒋鸣玉垂眼看着他,问。

????“这里好吃好玩,景色也美,可我们出来太久了。”安乐说着,“我有点想江大厨和将军了。”

????虽然江虹会跟他视频聊天,还会发将军的照片过来,可安乐还是希望能直接回去抱抱他的鸡。

????蒋鸣玉说:“阙家父子还有些问题要善后,等他们处理完,我们就跟着他们的车回C城,大概两三天的样子,然后我们就回家。”

????“好。”两三天他还是等得了的。

????安乐和蒋鸣玉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,说:“大佬,你给我补了魂魄之后,我感觉好多了,这次遇到鬼和僵尸我表现得很不错吧。”

????蒋鸣玉没有戳穿他看到悬棺时的怂样,只是说道:“有进步。”

????得到大佬的表扬,安乐很开心,这回跟阙家父子联手闯副本还蛮顺利。两位湖南汉子虽然总斗嘴,但大方热情又爽快,本事也强,这次安乐基本上没有吃什么亏,事情解决了,他最后只染了点尸毒,用糯米敷敷就好。

????“就是不知道这个糯米要敷多长时间。”安乐的脸埋在米粒里,只露出一双黑亮的眼睛,大晚上的看着有点骇人,还容易引发密集恐惧症。

????蒋鸣玉见着他脸上的糯米有慢慢变黑的趋势,知道他体内的尸毒已经在拔除,但糯米面膜什么的,效果实在太慢了。

????幸好安乐的尸毒不是很严重,这次不必用熏香将他迷倒,蒋鸣玉突然说:“张开嘴。”

????“诶?”安乐没懂。

????“张开嘴巴。”蒋鸣玉说。

????“可是张嘴面膜就皱了。”

????蒋鸣玉:“……听话。”

????安乐奇怪地张大嘴,他一动,糯米粒就顺着他的脸滑了下去,他刚想抱怨,就看见蒋鸣玉的身体俯下来,遮挡住他的视野,让他无法再看到璀璨的星星。

????蒋鸣玉的眼睛比星辰还明亮漂亮。

????蒋鸣玉低下头,凑近安乐的鼻子,和他脸贴脸,他们呼吸交叠,安乐懵了,脑海里一片空白。

????蒋鸣玉在他的唇瓣附近深深吸了一口。

????安乐能感觉到温热的气息,他们的嘴唇在最接近的时刻,大约只有半厘米的距离。

????蒋鸣玉轻易地吸走了安乐身体里的尸气,品了品,皱起眉头:“一股咸菜味。”

????而安乐则是石化在躺椅上,怎么也合不拢嘴巴。

????“=口=!!!”
Back to Top